首页奇特剧评

都在说《切尔诺贝利》,但我却被它吓出一身冷汗!

更新日期:2019-06-16 20:38:42阅读:0次编辑:来源:影探

手机扫一扫轻松观看

剧情

世界上充斥着各种关于世界末日的传言。传言中末日到来的缘由五花八门:两极颠倒,天体重叠,太阳风暴,未知行星......可是,2012年早就过去了,末日并没有来临。但是,这部剧中讲述的恐怖故事不仅是真实的
都在说《切尔诺贝利》,但我却被它吓出一身冷汗!

世界上充斥着各种关于世界末日的传言。


传言中末日到来的缘由五花八门:两极颠倒,天体重叠,太阳风暴,未知行星......


可是,2012年早就过去了,末日并没有来临。


但是,这部剧中讲述的恐怖故事不仅是真实的,还充斥着浓浓的世界末日的恐怖气息——


《血疫》

The Hot Zone

2019.5.27



这部剧开头就恐怖高能:


教堂里,正对着十字架的地面上满是血脚印。突然间,一个修女狂躁到丧失人性。


她顿时七窍流血,像被血魔吞噬一般。最终,她血崩而亡......



可怕的是,这一切都不是虚构而来的,而是真实发生过的。


美国著名的非虚构作家理查德·普雷斯顿创作的纪实文学《血疫》就讲述了这个恐怖故事。


“鲜红色的眼珠,发黄的面部皮肤,像极了僵尸,随之个性改变,最后崩溃并流血而死”


而引发这一切的,是一种让人闻风丧胆的病毒——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


2014年,埃博拉在西非大爆发,当时的CNN记者形容那些感染了埃博拉的人“他们仿佛受到了魔鬼最恶毒的诅咒”


埃博拉被人们冠上了令人生畏的名字,“血魔”“僵尸病毒”。


纪实文学《血疫》封面


这一次国家地理频道以同名纪实文学为基础为我们讲述这个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恐怖故事。


国家地理频道一直致力于最新科学与尖端科技、历史与人文,以及焦点事件等的呈现。


曾获得过129座艾美奖和1000多个影视传媒专业奖项。


这一次揭秘埃博拉这个恐怖怪物,国家地理频道再适合不过了。


国家地理频道


从演员选择上也能看出国家地理打造高品质剧集的决心。


凭借《傲骨贤妻》斩获艾美奖和金球奖的朱丽安娜·玛格丽丝饰演女主角南希


剧中女主角南希是一位军方女学者。



而在权游中扮演洋葱骑士的利亚姆·坎宁安,则饰演南希的老师卡特


这位老戏骨来扮演这位坚毅、固执,有着复杂过往的病毒学家,给了观众很多惊喜。



除了阵容靠谱,剧集之严谨也让观众们心服口服。


比如剧中关于进入BSL 4级区域时的细节,真实细致,让人有一种涉及生死的恐惧感和紧张感。


BSL 4:即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是依据密封程度的不同进行分级,等级和安全性最高的生物实验室。



剧中完美呈现了进入BSL 4的步骤:


第一步,人员需要在这里换下所有衣物和首饰,换上防护服。



第二步,在这个利用负气压进入防止高危物质外流的房间内,有紫外线杀死一切病毒,并粉碎病毒遗传物质,防止再生。



第三步,用胶带密封,确保整个人被保护起来,没有任何缝隙。



第四步,穿上最外层的保护服,连接上供氧系统。



每一步都至关重要,每一步都越来越接近充满敌意的危险环境。


这样一步一步靠近危险,会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


很多人甚至还没进去,就恐慌症爆发,无法呼吸,丧失冷静。


剧集一开始就严谨地讲述了进入BSL 4的步骤,让观众立刻沉浸在恐怖紧张的气氛当中,实在是明智。




而正凭借如此严谨和巧妙的故事,《血疫》让观众们大呼“惊悚”“比恐怖片还吓人”,看到”脊背发凉“


还引发观众集体洁癖大爆发,有人”出门都想戴一次性手套“,有人紧张到”捂住口鼻“





剧集采用了双线叙事


一条线的故事发生在1976年的扎伊尔。


卡特第一次接触到魔鬼就是在非洲中部的扎伊尔。


他亲眼看到魔鬼在这个贫瘠的地区出现,血洗了好几个村庄,尸横遍野。


在科技极度落后的非洲,人们选择用火烧死一切。


很快,好几个村庄就化为了一片灰烬。



在非洲,没有人知道这杀人如麻的魔鬼到底是什么,更不知道它从何而来。


现在病毒学家卡特急需样本带回去研究。


于是,他千辛万苦找到了一个有人发病,但还没有被烧毁的村庄。


他亲眼看到患病的人如何迅速地被魔鬼吞噬神志,进而开始浑身出血,最终化为一具血尸。


这魔鬼好似完美杀手,或者说它简直是死神的镰刀,以无法阻挡的速度血洗非洲。




在贫穷而原始的非洲,村长选择了一种原始的方式控制疫情:隔离


隔离,其实就是把已经染上疾病的人隔离起来,让他们自生自灭。


用这种方法来控制疫情,显然是不人道的。


但是,村长心里知道他们无法战胜这个魔鬼,唯有用这种原始的手段保护没有染病的人。


毕竟,生存才是最重要的,在这样的灾难面前,活下去才是唯一的意义。


可能就像村长说的:


总有人会成为幸存者,这就是我们现在还在这里的原因。



另一条故事线发生在1989年的华盛顿。


这一天仿佛很平常,军方学者南希像往常一样去上班。


但是,一份猴子的样本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


显微镜下看到的东西让人不安,很少有病毒能有这样的攻击性。


南希怀疑,猴子身上的病毒是埃博拉病毒。


很不幸,她的怀疑被证实是对的。



养这批猴子的猴舍离美国首都华盛顿很近,有600多万人口的华盛顿危险了!


1989年,学者们已经对埃博拉病毒有了一定的了解。


埃博拉病毒是一种能引起人类和灵长类动物出血热的烈性传染病毒,死亡率高达90%。


埃博拉可以通过血液、排泄物、呕吐物等体液传染。


最早,埃博拉病毒就是从猴子身上传染给人类的。




染上埃博拉的人会出现发热、呕吐等症状。


接着出现内出血和外出血,内脏液化,甚至致使人失去理智。


有人因为外出血导致七窍流血,死得很难看,就像一具让人生畏的血尸。


因此,有人称埃博拉为“血魔”


也有人因为脑部液化失去理智,行为就像一具僵尸。


于是,也有人称埃博拉为“僵尸病毒”



在电子显微镜下,人类渐渐看清了恶魔埃博拉的真面目。


埃博拉病毒属丝状病毒科,长度为970纳米,呈长丝状体。


埃博拉病毒结构(图片来源:百度)


埃博拉病毒与复杂的双链DNA病毒不同,它仅有一条RNA链,这种分子被认为是最古老、最原始的生命编码机制。


有人用“非生非死,脚踩阴阳两界“来形容埃博拉病毒。


因为当它处于细胞结构之外时,是没有生命的。


而当它进入了细胞结构就会迅速侵占宿主,常常迅速致死。


有人甚至认为,埃博拉在非洲消失的原因与它致死迅速有关,因为它快到根本来不及传染给更多人。


此外,埃博拉病毒变异和进化速度之快,也让人恐惧。




既然人类已经认识到了埃博拉的可怕,既然南希已经已经确定猴子样本携带的就是埃博拉病毒,那么紧急控制疫情绝对是第一要务。


想象一下现代城市中人们的生活。


人潮拥挤的地铁站里,有情侣接吻,有人写字时用牙咬住笔,唾液传播!


人来人往,大家不经意间触摸同一个把手,汗液传播!



甚至,连教堂里也满是危机,人们从同一个圣杯里喝水!


可能只是一个喷嚏,无数病毒就会在人群中四散开来!


必须开始紧急防御疫情扩散!



可是,南希提出的紧急应对措施遭到了反对。


如果公开埃博拉病毒的消息,必然会造成恐慌。


医护人员严重不足,人们必然慌乱出逃,食物等的供应也会迅速下降。


如果恶化下去,抢劫等犯罪行为也一定会大肆泛滥起来。



有600多万人口的华盛顿,很可能因此而陷入混乱当中。


即便是在现代城市,面对这样令人恐惧的恶魔,人们的反应也和原始的非洲村庄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可是,原始的非洲村庄选择隔离来控制疫情,现代文明面前却不能只用这样原始的手段了!



幸运的是,猴子身上的埃博拉病毒是变异之后的病毒,对人类没有致死性。


在学者们的努力下,疫情还没有造成慌乱就被控制住了。


可是,埃博拉并没有消失,它仍潜伏在某一个角落,等待时机,卷土重来。


那个时候,人类能够准备好和这个怪物正面交锋吗?



从埃博拉病毒爆发到现在已经过去快半个世纪,许多科研人员和医护人员,仍不顾危险,站在科研和医疗的第一线,奋斗着。


但至今为止,人类对埃博拉的了解还是不够多。




《切尔诺贝利》让人类看清自己的无知和自大,《血疫》则让我们意识到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有多可怕。


书籍中作者认为,艾滋病和埃博拉等雨林病原体的显现,是热带生物圈遭到破坏的结果。


大自然有着自己独特的平衡手段。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地球对人类产生的免疫反应。


人类真的是地球上最具破坏力的病原体吗?


这值得所有人反思。



  • 首页
  • 上一页
  • 1
  • 下一页
  • 尾页

评论

条评论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人人美剧吧meijuba.org